加快推进综合金融与实业创新融合发展

2023-01-18 09:32:27 江苏省企业技术改造协会 5

金融是现代经济的血液,实业是现代经济的根本,两者同为推动经济发展、科技创新和社会进步的重要支柱。实业借助于金融的支持,金融有赖于实业的发展,两者互相促进、相辅相成,最终体现为金融和实业的持续创新、共同繁荣。

我们党历来重视金融与实业的协同发展。革命战争年代,“红色金融”为建立特种贸易渠道、创建人民军工等提供了有力支持。新中国成立后,通过整合金融机构、接收官僚资本、实施公私合营等重建国家金融体系,在计划体制下集中投资建设重大项目,构建起比较完善的工业体系。改革开放以来,逐步建立起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相适应的现代金融体系,在有力支持传统制造业发展的同时,培育了信息通信、移动互联网、大数据等战略性新兴产业,也加速了金融业态的多元化创新。在长期发展过程中,由于我国制度体制的特殊性,形成了一批金融与实业并举的大型央企集团,对内协同两方面资源,对外建立综合竞争优势,既实践证明了金融与实业发展的一般性规律,也探索了两者协同发展的模式路子,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的一个亮点。

进入新时代,我国多次强调要发挥国有企业特别是大型企业主体地位作用、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,这赋予金融与实业协同发展模式以新的时代内涵,就是要升级传统的金融与实业协同发展模式,从战略高度来认识和推动综合金融与实业创新融合发展。这里的综合金融,指的是超越传统金融业务,整合构建风险投资、银行信贷、债券股票等全方位多层次金融服务体系。实业创新,指的是超越传统制造业,以自主可控和高端制造为导向,以“专精特新”为主要特征,助力完善产业链供应链的创新型实业。两者融合发展即是构建形成金融与实业深度嵌套、一体发展的新格局,发挥服务国家战略、摆脱受制于人、推进高质量发展的价值作用。

认知战略需求完善融合发展组织形态


近年来,我国金融市场发展迅猛,国家主导资本、国有金融资本、民间社会资本等多样化金融业态,从不同层面为实体经济发展提供了服务支撑。也一定程度存在金融与实业发展貌合神离的现象问题,有的片面追求“钱生钱”,金融资本脱离实业而自我膨胀、形成泡沫,压挤实业创新的资源空间;有的寄生逐利,通过讲故事、炒概念等运作手段,实现资本对新业态的快进快退、获取短期暴利,留下击鼓传花式的烂摊子,甚至毁掉实业创新的成长空间和社会信用;有的打着实业创新的幌子,实际投入一些过时产业和过剩产能,增加了金融风险。

从国内外经验看,许多大型综合型企业集团自身即是金融与实业并举的“融合体”,通过建立良性的内循环机制,发挥出金融与实业协同促进的双向作用。比如,韩国三星集团,业务集中在电子、机械、金融、服贸4大领域,旗下三星电子长期位居全球研发投入榜首,2021年达到22万亿韩元,其银行、保险等金融板块是全集团产业融资的主渠道。再比如,中信集团,业务覆盖综合金融、先进智造、先进材料、新消费、新型城镇化5大板块,既致力于成为国际一流的综合金融服务引领者,又力争成为中国先进制造业的排头兵,以金融为主业、以实业为延伸、以投资和财务管理为纽带,探索走出了产融协同的新路子。还比如,国家电力投资集团,产业覆盖核电、光伏、重燃、风电、水电、综合智慧能源、能源工业互联网等新能源全领域,同时拥有深度耦合的产业金融板块,截至2020年底,管理资产规模达4500亿元,是以实业创新为支柱、以产业金融为跃升的典型。

面向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,党中央把强化国家战略科技力量、加快发展现代产业体系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,强调推动实体经济、科技创新、现代金融协同发展。党的二十大进一步作出坚持把发展经济的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、深化金融体制改革、健全资本市场功能、增强投资对优化供给结构的关键作用等重大战略部署。这就需要超越金融与实业自由结合的发展模式,强化国家金融资本的组织功能和主体作用,构建综合金融与实业创新融合发展的高水平服务支撑平台,整合形成集多元金融业态、高效资本运作、实业管理创新等功能于一体的科学组织形态,通过高质量的“组织”推动实现高质量发展。

把握产业发展方向建立实业创新评估优选机制


推进综合金融与实业创新融合发展,首要的是把实业创新项目选准选好。随着现代产业体系发展,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深度融合,产业链供应链越来越复杂,综合金融服务难免陷入项目选择困境,可考虑以支撑国家层面的产业链供应链“揭榜挂帅”、科技攻关“赛马”、“专精特新”评定等为抓手,探索建立“规划导向+技术评价+市场分析”的项目评估优选机制。

规划导向,就是评估项目是否符合国家产业发展方向、产业政策支持范围,以及在相关领域产业体系中的定位等。这些规划,不仅包括顶层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五年规划,还包括各行业各领域的专项规划,必要时还需考虑项目落地涉及到的区域规划。

技术评价,就是面向科技创新前沿,评估项目成果的先进性、成熟度,以及工程化应用的可行性。其中的关键是做到“科学化”,在纷繁复杂的技术讨论甚至技术路线之争中,借鉴运用“综合集成研讨厅体系”的思路方法,找到实业创新和金融服务的协同点。

市场分析,就是协同运用赛道研究、行业分析、投资策略等手段,分析预判项目的用户群体、商业模式、规模前景、经济效益等。只有做好深度的市场分析研究,才能找准技术项目的产业化之路,为金融服务支持提供直接可信的决策依据。

以上3个方面,是实业项目优选的策略原则,既可分项组织、有所侧重,又要整体分析、有机统一。三者交会契合是最理想的决策状态,但也有可能是符合规划导向,但技术成熟度不高、市场有待培育;或者是技术前沿先进,但规划未予明确、市场前景并不明朗。这都需要根据不同情况,创新探索不同策略模式。

着眼推动高质量发展 探索多元模式


综合金融与实业创新融合发展的突出优势,在于能够按照上下游贯通、补链强链结合、产融一体的思路进行整体布局,从而提高全要素生产率,提升产业链供应链的韧性和安全水平。实践中,可针对不同行业领域探索以下模式。

一是提升模式,主要指向已有新兴产业领域,重在发挥实业板块主导作用,系统梳理本领域产业链短板弱项、作为实业需求方“发榜”后,依托“揭榜挂帅”“赛马”等机制识别发现优势创新主体,尔后采取“投资而不经营、主导而不代替”的理念方式、作为金融供给方进行投资培育,加速补短板、强弱项的产业发展进程。

二是拓展模式,主要指向高价值新兴产业领域,重在发挥金融板块的先导作用,以股权投资、风险投资、资产收购等资本运作方式实现快速进入,尔后协同实业板块资源对其公司治理、创新体系、市场渠道等进行改造提升,打造“专精特新”和“小巨人”企业,推动回馈融入产业链供应链体系。

三是竞争模式,主要指向提升国家战略能力的重要产业领域,重在依靠国家政策、发挥金融与实业板块的协同效应,塑造快速进入或持续经营的竞争优势,联合行业上下游和产学研力量组建体系化的创新联合体,积淀产业技术创新基础,并灵活运用多种金融产品服务实业创新发展,提升我国产业链供应链的话语权主导权,持续获取实业效益和金融收益。

注重分类施策 构建创新金融服务生态


实业创新对金融服务的需求是持续性的,不同发展阶段的需求也有所不同,需要发挥综合金融的体系优势,打造覆盖孵化、培育、成长、壮大等全链路的金融服务生态。

对于拥有高新技术成果的创业团队,金融服务的重点是推动其工程化产业化,可运用风险投资、产业资本等金融产品,并协调相关产业资源给予投后支持,以调动创业团队的积极性,快速孵化成市场主体。

对于行业领域优势中小企业,金融服务的重点是培育专精特新“小巨人”企业,可运用股权投资、有价债券等金融产品,并推动上市融资,用可预期的金融资本推动其持续创新,强化在领域单项上的不可替代性。

对于具有一定规模的骨干企业,金融服务的重点是提升其产业的专业化现代化水平,可运用信贷、信托、债券等金融产品,确保骨干企业的良好发展势头。

对于大型领军龙头企业,金融服务的重点是增强其生态主导力和战略竞争力,可综合运用多种金融产品给予支持,并服务其做好市值管理、资产管理等工作,推动其更好发挥产业链供应链“链长”的功能作用。

以新能源领域为例,新一轮世界能源革命催生了光伏、风能、氢能、新型储能等一大批新赛道,也催生了“新能源+绿色金融”的新业态,其中聚集着电力交易、碳交易等综合公共服务平台,以及电力龙头央企、优质科技公司、高新创业团队等大量市场主体,不同主体在不同发展阶段会有不同的融资需求,需要分类给予定制化投资支持。尤其是在碳达峰碳中和目标指引下,更应聚焦新型电力系统、氢能制储、动力电池等低碳零碳负碳关键核心技术,向高科技企业提供股权、债权等多元化金融工具,助力降低财务成本,为关键技术成果转化为可规模化应用的成熟产品提供金融服务。

强化过程管理健全良性协同长效机制


金融与实业都是具有很强政策性、周期性、成长性的领域,两者融合发展将是一个培优汰劣、动态迭代的过程,应建立健全贯穿全过程的跟踪监测、绩效评价、适应调整、风险防控等制度措施,形成长期稳定的良性协同机制。

跟踪监测,主要是及时分析研判国家产业发展方向、行业领域发展态势、管理团队持续创新能力、金融产品服务水平等方面情况。这是过程管理的首要环节,要研究框定可衡量的监测参数,采取定期监测评估与重大事件应急监测评估相结合的方式,提高政策环境感知的敏锐度,为选准金融与实业融合发展的领域、方向、项目提供充分信息数据支撑。

绩效评价,主要是坚持目标导向、成果导向,对项目执行进展、创新成果积累、实际产出效益,以及对创新链产业链供应链完善的贡献率等作出综合评价。要坚持定量为主、定性与定量相结合的原则,构建基于统计分析的绩效评价指标体系,更多运用目标与关键成果管理法(OKR),自上而下分解目标、细化任务、量化要求,确保项目推进过程中的目标方向不偏移。

适应调整,主要是针对各项目具体情况,研究作出优化方向领域、调整管理团队和治理结构、完善金融产品服务等重要决策。注重把握不同项目的特点,在种子阶段、天使轮、启动阶段(A轮)、发展阶段(B轮)、扩大阶段(C轮)、预上市阶段(IPO)等不同发展阶段,制定实施灵活有效的原则策略,在提高金融运作效率的同时,提升实业创新的效益。

风险防控,主要是综合研判是否符合推进预期、是否面临内外环境条件变化、是否存在重大风险等情况,确有必要的及时实施战略退出。必须始终强化风险意识,全面了解和辩证分析项目执行过程中正反两方面情况信息,用冷静理性的头脑作决策、抓执行、搞管理,遇有重大风险时,及时叫停,既能实现金融投资的直接止损,也能最大程度避免实业创新资源的无效投入。

整体运用这些制度措施,既能推动综合金融为实业创新提供更有效率的服务,又能促进实业创新为综合金融提供更高质量的支撑,还能有效防范两者疏离导致的重大系统性风险。


025-8320 9516
电话咨询
邮件咨询
在线地图